mlpu 51 - 在帝國裡,魔獸… (2)

“……你生氣了。”

“這樣子有誰不會生——”


– 轟!


‘靠,嚇死我了!’


我們立刻抬頭看天。


暴虐電龍的大下巴不知何時已經靠近我們,兇狠地撞上我的聖域。


怪物用牙齒無情地咀嚼著,就好像是一個試圖從雪球中取出小雕像的孩子。


—哐! 轟!


“殿下……你真的是一位與我聽聞的那樣,是個非常厲害的祭司啊。”


埃莉莎白副隊長讚歎不已。


這是我第一次受到來自上方的攻擊,所以我以前都沒注意到,但每當電龍的頭轟下來的時候,我聖域的上方就會有一個金色的圓頂閃爍著。


這個圓陣在地面和空中都起到了盾牌的作用。


聖域是一個圓陣,可以擋住所有對祭司的攻擊。但是,這只限定於對神力較弱的對手。


電龍是魔獸,神力肯定比我低。


此外,我現在以太多得都快要溢出來了。


鬆了一口氣啊。


—砰!轟轟轟轟!砰!


– 吼————!


那隻混帳張大了嘴,怒吼了一聲,彷彿是對那連搖晃都沒有的聖域生氣。


戴米蜷縮在我的腳邊,而除了皇子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摀住了耳朵。


我覺得我們可能會在這隻混帳撕開或吃掉我們之前,就會因為破耳膜而死掉了。


—砰! 砰!


“水火是魔獸的弱點,難道水對這傢伙就一點作用都沒有嗎?”

“我會嘗試的!”


我幾乎可以說是對著皇子喊著問這個問題了,但隨後回答我的是克麗絲蒂爾。


她藍灰色的眼睛裡帶著奇怪的興奮。她小心地動了動右手的指尖。


之前出現在我們周圍的水牆,彷彿是為了保護我們,緩緩升起。


電龍只看著我們,根本沒有注意到它。


– 轟——! 砰!


– 滋滋滋滋滋滋滋!


一股水流轟在了電龍的大腦袋上。 接著…


– 滋滋滋滋滋!


– 吼——————!


大量產生的火花可以輕鬆地把我們四個人烤焦。電龍再次咆哮起來。


水完全蒸發掉之後,牠的身上連一絲划痕都沒有。


我害怕得頭都涼了。


“……我猜它的電屬性抵消了牠的水弱。”


– 哐! 轟! 轟!


電龍肯定是被挑釁給激怒了,比剛才更狂暴地撞上聖域。


我的耳朵很痛,而腳下的地面在震動。


要是遇到了更小更易駕馭的電屬性魔獸,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。


然而,電龍是傳說中的魔獸,通常每兩百年才會出現一次。


不知道這次會為什麼牠這麼快就再次出現,也不知道為什麼牠會在第一波魔獸中出現……


還有一件事是我需要檢查的。 我看向西德利克皇子。


“我們應該看看牠對金屬的反應。”


他似乎明白我在說什麼,橙色的眼睛開始亮起來了。不久後…


– 嗒咻!


系在他靴子側面的匕首沖向空中。


準確地飛向電龍的眼睛的武器……


– 滋滋滋滋!


– 吼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


被半空的火花擊中,燒得焦脆。


“哈……”


‘所以基本上……拿著劍走出聖域,就跟拿著避雷針沒差,必定會被雷劈。’


水雖然不能傷害怪物,但至少可以引起牠的注意或激怒它。


而且我們還有大絕招呢,我們令人敬畏的神獸唷。


– 啊啊啊! 砰! 砰!


“我們應該要瞄準牠的後腿。 牠的重心應該在那裡!”


在我大喊一聲後,埃莉莎白副隊長握緊了她的劍。


克麗絲蒂爾對我說著什麼,皇子只是用平靜的目光注視著我。


至於我,即使在這種情況下,我也想起了我的妹妹。


那個小傢伙七歲之前的夢想就是成為一隻暴龍啊。


*


“戴米,你能做到嗎? 今天你是我們的王牌呢。”


– 咿!


小熊貓揮舞著兩隻前爪,一臉凶悍。


白皙的臉頰和顫抖的鬍鬚充滿了決心。


我把戴米抱在懷裡,給他灌滿了以太。


克麗絲蒂爾看著戴米和我的互動,慢慢地把水滴變大。


—轟! 砰!轟———!


“喂!看這邊啊,你這廢物!” (原本為韓國流行語,有侮辱電龍的意思,我用’廢物‘代替了)


‘廢物……’


她對著牠大喊大叫。


電龍聽了這話後顯得極為不爽,張大了嘴巴,怒吼了起來。


克麗絲蒂爾笑了笑,用一縷細水從左邊戳了戳牠的腦袋。


– 吼———!


– 滋滋滋滋!


猛獸把頭轉向左邊,射出了一道火花。


“戴米,現在!”


– 咿!


– 轟隆隆—————!


一個巨大的捕蠅草在電龍右側從泥土中迅速生長。


直徑約2m的綠色藤蔓沖天而起。


在它們旁邊,一棵癒創木也開始成長。


電龍聽到動靜,將頭轉向另一邊……


– 滋!


– 吼——!


兩顆健身球大小的水珠在這隻混帳眼前爆裂。


電龍猛地搖頭。與牠的皮膚相比,牠的眼睛顯得十分脆弱。


– 滋滋滋滋滋……


房子大小的捕蠅草利用這一刻張開了它的下巴。


它看起來大到足以蓋住電龍的下巴。


我能感覺到戴米正在吸收我的以太,出盡了全力。 在那之後…


– 沙沙!


– 吼————!


捕蠅草咬住了電龍的頭!


電龍的下巴被封起,視線被擋住,胡亂地掙扎著。


牠從嘴裡噴出火花,但戴米堅持了下去,沒有退縮。


– 滋滋滋滋滋滋滋!


“沒那麼快。”


火花也到達了我的聖域。 但是,我的圓陣沒事。


我和紅衣主教布緹璦的訓練,建立起自己的韌性,並不是為了被這該死的魔獸幹掉。


焦急的電龍使勁揮舞牠的四肢。可惜牠的前肢太短,無法將捕蠅草拉下來。


這是我們的機會。


- 嗒!


皇子是個不需要我信號的傢伙。


他瞬間衝出聖域,朝著電龍的左腿衝去。


幾乎同時衝出的埃莉莎白副隊長,瞄準的是牠的右腿。


“薩爾南茲小姐!”

“是的!”


克麗絲蒂爾為這次攻擊行動準備了核心技能。


皇子和埃莉莎白副隊長一邊橫著揮劍,一邊滑開了。


兩道劍芒冰冷至極,就如女子說出在盛夏裡能讓周圍氣溫下降的輕蔑。


– 咻!


—砰!


– 吼———!


牠的大腿上有深紅色的斜線痕跡。


襲擊者迅速躲開尾巴,退到了幾棵樹後面。


當魔獸因疼痛而掙扎並跺著腳時……


– 滋滋滋……


牠的腳下出現了真正的霜凍領域。這冰憑空出現了!


電龍在突然變得光滑的地面上失去平衡,開始跌跌撞撞。


感覺牠沉重的身體好像開了慢動作一樣緩緩倒下。


克麗絲蒂爾終於吸了口氣,笑了。


– 轟!


– 吼———!


牠的震動幾乎和山震動的幅度一樣大。倒地的魔獸咆哮的同時,大地在顫抖著。


快結束了。


“埃莉莎白副隊長!”

“請交給我!”


我把戴米長的癒創木樹枝扔給她,因為她離我比較近。


她左手抓住樹枝,立即跳了起來。 至於少主右手中的劍……


– 嚓喀!


– 吼——!


瞬間刺穿了電龍的尾巴,刺入了地面。魔獸流著口水,咆哮著。


她連忙鬆開劍,跳了起來。


– 嗒噠!


– 滋滋滋滋滋!


隨著埃莉莎白副隊長的跳躍,魔獸發出了短暫的火花。


儘管少主稍後跳下去就會觸電,但她卻很冷靜。


左手的癒創木,彷彿流水一般,向右手移動,然後……


– 咻!


– 吼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


它迅速刺入了電龍的眼睛。


埃莉莎白副隊長用力過猛,一刀刺入樹枝深處,額頭上的青筋清晰可見。


我緊緊抱住戴米,吞了吞口水,擔心電龍會發動最後一次攻擊。


最後……


– 呼嚕嚕嚕……


—轟!


牠咆哮了最後一口氣,它的頭倒了下來。


埃莉莎白副隊長呼吸急促,坐在了鵝卵石地上。她的額頭有點濕。


“你真的很努力了,埃莉莎白副隊長。”

“啊,還好吧,殿下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
我身上所有的緊張都釋放了,我忍不住對這種很有埃莉莎白風格的反應笑了。


我解除了我的聖域,放下了戴米。埃莉莎白副隊長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。


“殿下,你是怎麼想到用癒創木的?”

“它被用於重建茱麗葉宮。他們通常會使用紫檀木或烏木,但他們說他們帶來了更堅固的木材,因為他們認為我可能會再次破壞房間呢。”


基本上,這是我所知道的最堅固的木材類型吧。


我只好好稱讚了戴米,他完全理解我想要什麼呀。


木頭不導電,所以我認為它可能是一種安全的武器。 埃莉莎白副隊長沒有受傷,這讓我鬆了口氣。


“像這樣捕捉它感覺很奇怪啊。我小時候的夢想,就是想成為暴虐電龍呢。”


埃莉莎白副隊長聽了克麗絲蒂爾的話放聲大笑,向我走來。


我的嘴一時僵硬了。正是在那個時候。


– 吼———!


“埃莉莎白!”


電龍怒吼,皇子同時大叫。


– 嗚嗚嗚!


—咔滋咔滋咔滋!


一個巨大的火花球從墮落的魔獸的下巴中爆發出來。


埃莉莎白副隊長的身體被打飛了。


“啊!”

“埃莉莎白副隊長!”


克麗絲蒂爾和我迅速跑向倒下的埃莉莎白。這種情況下很難專注於任何其他事情。


“你沒事吧,埃莉莎白副隊長?!”

“我沒事……”


克麗絲蒂爾小心地把她轉過身來。 謝天謝地,她沒有流血。


她並沒有被電龍的吐息直接擊中。擦過吐息的她似乎是被衝擊力捲走了。


我終於可以呼吸了。 我可以看到少主的臉頰上有一些划痕。